北京城内惊天变

天南侠客遭计困

林嫂魔狼结良缘

兽奸乐趣无尽止

林天南遭山贼伏击后二天,一行三人终于来到京城知县府。

其时刘家已经是京城富甲一方的大官,位列四品之职,林天南夫妇每隔一、两年必定会回京城刘家一次。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就是因为当今皇上重武,常邀少林、武当等名门正派指点、相讨武林中事,古今以来极为罕见。

在一个这样互利的情况下,武林解决不到的事有官府可以帮忙,而国家之事,也有武林中人可帮忙解决。

故此,两派掌门对皇上亦敬重有之。

林天南来往京城,有一半原因都是希望齐两派掌门和其他应皇宫邀请的各派高手,于京城相讨武林大事。

一品楼,京城第一食肆。其分十三层,其中最高层从不开放。也是武林中人最尊敬的地方。因为十二和十三层之间并没有楼梯。十二至六层以下亦没有可擒之处。要上十三层,就必须依仗个人轻功纵跃而至。

今晚,就是武林大会展开之日。

在场的,当然有南武林盟主林天南,其余的分别是:

‘少林派不动长老’、

‘武当掌门清虚道长’、

‘飞燕派掌门杨冰冰’、

‘点苍派弟子郭真’、

‘蜀山仙剑派的弟子高文仲’、

‘天戟门少主吕凤仙’

这些人都是武林中名门大派的掌门、代表弟子。

每次在场的人物也许都不尽相同,举例这次缺席的其实还有丐帮和儒门的代表!这些武林豪杰相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相讨武林大事。

林天南把自己在扬州遇狂魔寨袭之事说出来相讨,其他人也把他们派别相遇、听到的的各武林事件说出来!

现下江湖之中。

各重要的邪门魔派分别有:

‘江南美盗李三思’、

‘大贼游天霸’、

‘江洋大盗彭霸天’、

‘多情淫尼有所思’、

‘丧尽天良贼母女’、等等遗祸猖獗。

其中又以‘狂魔七寨武魔龙’最为强大。

狂魔寨在南北七地各有一座大寨,狡兔三窟,武魔龙、石娇龙夫妇比任何人更狡猾。

武魔龙武功之高深不可测,妻子石娇龙计无遗策,而今天一众武林正道豪杰聚集此地。意见一致,正要攻打狂魔寨的主寨!

京城大寨!

一座落在京城附近的山寨,在天子脚下,武魔龙此人也可算是胆大包天,更神奇的,是只不知这寨到底在那!各派探子不断打探也没有结果。

突然........

轰隆巨声一响!

场内七人心知发生了什么事。

武魔龙行事狂妄,竟尔在武林大会之夜出动

一马当先的是天戟门吕凤仙,在场人以他年纪最少。

年少气盛的他跃出一品楼,集中内功强化眼力,京城北门之处,正冒起熊熊烈火!山贼为首的人昂藏六尺手圾执流星锤,头盔上雕有双角、以独目视人。

吕凤仙着地后,以内力向楼上的前辈喝道:

“前辈们!来人是狂魔寨的独眼将军!我去会他一会!”

只见剑光一闪,直指独眼方向,是示意可以了!凤仙也不等追着下来的好友郭真,驾马狂奔而去,而随他们而来的两派师兄弟亦跟着过去.........

“林施主,老纳认为龙寨主绝不冲动行事,此举可能另有后着,我们.........”

“大师,贫道认为,他们可能在我们在北门作战时,伺机偷袭官府,甚至皇宫。”

少林寺的不动大师和清虚道长不约而同的说道,场中的高手就以二人最德高望重,连盟主林天南也对二人敬重有加,林天南连忙谢过。

“在下先回去知县府看看。”

“尊夫人不会有事吧”

“大师放心,我已经把他们安置在别的地方了。敌人绝对找不到!”

即使心知敌人狡猾无比,林天南仍对自己的安排充满信心!

在现今江湖各派,以郭真、吕凤仙二人为最强的新一辈年青高手,林天南有信心,二人联手绝不下于武魔龙之下。于是,林天南派江湖经验较浅的高文仲协助二人,其余三人在京城各自找寻狂魔寨的余党。

自己则回到知县府和皇宫一看。

林天南到知县府一看,果然已被洗劫一空!还好刘家一家大少和妻女已送到安全的地方。

这时,在后园传来了极微弱的声音.....

“啊啊........不要,请不要这样......唔唔.........小翠快........受不.........了”

那是属于一名少女的声音,在后园传来挣扎的叫喊,怎么回事!

这一惊,把林天南吓坏了,因为小翠正是刘夫人贴身的丫环!

可是.....为什么还会在这里

林天南的确把刘家大小安置在京城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屋。跟一位独居的老夫人在一起。

为什么小翠会跑回来.........

林天南拔出了剑,静悄悄走到后园,细眼一看,果然在狂魔寨的人!!正在奸淫一位妙龄少女。

林天南集中内力,在黑夜之中,他看不并不清楚,但也知道。这少女看起来的确像小翠,除了他,旁还有一位青年在挣扎,正遭一旁的魔寨中人毒打。

“妈的!!把大爷们骗到这里!说什么林夫人躲在刘家府第的地下室!”

“嘿嘿......我告诉你......吧!他们就在你们发现.......我不远的房子里,可是我逃走时已叫了暗号,现在他们到那我也不知道了..........”

“很好,你这么口硬,只会苦了这小娃,却便宜我们兄弟了。”

为首的大汉正对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拳打脚踢,听他们所说,情况大概是他们抓着了小翠威迫青年带他们找刘家的人,而幸得青年机灵,把他们骗骗这里!

那青年看来是不要命了,竟奋不顾身撞开众山贼挡在小翠的面前,结果被人重重踹了一脚,连血也吐出来!

林天南看不过眼,拔剑而上,手上三尺神锋一挥,共七名山贼断头而亡。而那被几个山贼轮奸的婢女小翠也昏厥过去...........

“你是刘家的谁人,发生了什么事”

青年被救但神悄却显得很慌张,也许是第一次看到被杀的景象吓呆了。

林天南用力把他摇了两摇,再询问一次。

“冷静一点,已经没事了,你做得很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是......是的!小人...小人是刘家的贴身护卫,我的名字是一一.....”

一一听起来有点熟,回想起来,刘府的确有这么一个人。

“之后呢我不是把你们安置在张大嫂的家吗”

“是的!可是我们突然听到,有山寨的人过来,并说一些在这边找,看到林夫人的话要活捉之类的.....”

林天南把家眷安置在张大嫂家,本来就极少人得悉,何以敌人竟然会找上门林天南简直红了双眼,怒道:“为什么他们会找到”

“我不知道,为了林夫人的安全,我立即就在后门走出去,引开他的的注意。可是小翠担心.......跟出来,之后......之后...........”

“一一,你做得很好,你不需要自责,我们先回去张大嫂的家吧。”

“由我来开路!你能走吧”

听到林大侠的嘉许,他重新打起精神,抱起了昏睡的小翠,坚定的点了头。

林天南见状,觉得这小子不错,还挺欣赏这勇敢的小鬼,但随即回想自己夫人的处境,不禁心急如焚,难道认识的人当中有内奸

是什么人是武林中人是官府的人还是刘家仆人当中有内奸

一边想,一边走到张家,寂静的夜空,在黑暗中看到张家,没半点动静,拖着沉重的步伐,林天南轻轻推开大门.........突然,林天南只觉得整条手臂麻痹了!

发生什么回事

林天南勐地回头一看,身后的人是...........一一

“是你.......!”

林天南心中大喊自己瞎了眼,刚刚还暗自赞扬这小鬼,不到一刻钟,他便恩将仇报起来了

“不愧是林大侠!被我点了穴竟然还能说话呀”

怒不可遏,林天南怒吼道“你到底是谁!”

只见一一从容的道:“狂魔寨,阴阳指黄宝定。”

一一撕开人皮面具,他竟然是易容的俊俏的面庞,坚定的眼神,拥有强者的气派。眼前这人,竟然是狂魔寨中人!

林天南刹那间都明白了........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小翠是婢女,一一是护卫,经常出入刘府,魔寨中人要记着他们的样子,做一个人皮面具出来并不困难!

自己把家眷安置在别处,石娇龙早已猜得出来,并想好了对策。派黄宝定扮成一一,诱小翠在半夜出来。在刘府假装逃跑失败。林天南关心则乱,棋差一着,竟带着敌人到了自己的根据地!

黄宝定把手中的锁穴钉插在林天南曲池、疾宫、气海大穴。林天南明白他的意欲,此三穴一旦被封,丹田、胸背之气便不能随意运行,否则恐有性命之虞!

而黄宝定也没有刺下一些致命死穴。要知道林天南等高手,若死穴被刺,必带动体内真气强溢之出,若无一定的实力是不可能致他死地,并给对方一个还击的机会!而看来,黄宝定并没有致林天南死地的本钱!

即使用锁穴钉锁死了林天南大穴,对林天南的封锁绝不会长久,黄宝定立即走到张家内。

林天南愈看愈心惊,体内真气急速游走,在四肢八脉间冲撞,打算冲破被封的穴道,不多久,林天南真气最盛的气海穴的锁穴钉被迫出!

林天南强行催谷,已受了内伤,吐出一口鲜血,稍作调息,毫不理会伤势,把剩下曲池、疾宫两大要穴的锁穴钉也迫出来!

大约只有半刻的时间。但这半刻已经足够黄宝定做很多的事情,林天南跑到张家大厅,发觉刘家中人全被点了昏睡穴倒在地上!身上的金饰被抢劫一空,其余身体都安然无恙。

可是..........只有林夫人和小月如不见了!林天南把她们视得比自己生命更重要!闪电间用林家秘传的一阳指法解开所有人的穴道,向后门追出去!!

张大嫂的家位置接近京城东门。林天南慌不择路,直向东门追至!快到东门之时,听到在一旁的农场有动静............

林天南立即飞奔过去一看,只见一头赤毛大狼正在农场偷吃鸡,这种情况在苏州靠山地区见怪不怪。虽然有野狼出现在京城算是有点奇怪,但林天南的老家是在苏州,一时也忘了这一点.........

看到林天南,赤狼用凶悍、野性的眼神敌视林天南!京城狼群为患,已不是最近的事,不知为何他们都喜欢聚集在京城野郊,除非受到攻击,否则狼们很少会袭击人类,林天南心急如焚,正打想一剑把它击毙再追,正要下手之际,忽然听到了小女娃的哭声!

“月如!”

不再理会赤狼,林天南向着声音方向而去。

竟然是北方他是想会合北门的寨军撤退

“可恶呀~~~~~!!!!!!!!”

推测吻合,已经完全愤怒,林天南全力施为,全力以轻功疾行即哭声来源,赤狼看到林天南飞走了,也不再理会,回头继续吃偷回来的公鸡。

在赤狼一旁的草丛中.........

却看到一位被绑着双手、嘴绑着布条昏迷的林夫人...........

刚刚被厚云盖着的满月,正照射在女子的身上。

林天南疾行极快,飞跃到半空,看到了一位黑衣人正挟持小女孩逃走。不管这人挟持的是不是月如,林天南也要出手了!掷出脱手剑,家传宝剑‘龙吟’闪电刺穿黑衣人右脚,把他正钉到地上,并发出小月如则被抛起,被林天南接着!

林天南向黑衣人小惩大戒了一下,但那黑衣人的唿叫声却是一名女子,这正好救了她,要是她是个男的,林大侠就是不杀了他也誓必废了他武功。

“爹.........爹!!!”

“月如乖.......没事了!没事了......”

边安慰月如,林天南伸手拔起龙吟剑,另一只手揭开了黑衣人的真面目。只是当见她只是一位妙龄少女,林天南的心也软了,而且......

她是一位很美很美的女子........

“爹!这位姐姐被人威胁要带月如走,还给她吃了一些很古怪的东西。”

正当林天南不知怎办的时候,小月如的话令他感到一阵疚意,这位姑娘原来是无辜的,自己还不分青红皂白的刺了她一剑,突然,那女子发出了痛苦的嘶叫!!!

“救我........呀!!啊啊啊呀.......不要!........救.....救命......呀......我.........”

那名女子突然痉挛,不停的扭动身体,林天南一探她的气息,知道她并非装的,她真的服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月如,帮爹摸一摸姐姐的肚子。”男女授授不亲,还好此刻有月如在,不然林天南必会挣扎到底应不应该出手相救才好。

月如依言伸手轻摸女子的肚,然后说道:

“.........爹,她肚子内不知有什么在动.......好可怕.........”

肚子有东西在动林天南阅历极丰,立时想到是什么东西。

既魔寨之首武魔龙──邦尔亚祁是一名苗人,而石娇龙更是黑苗长老的女儿,那他们懂得用蛊毒便不是什么奇事。

“妈的.......魔寨中人好毒,竟然用上了蛊毒”

所谓蛊,就是一种虫子,这种虫本身就带有毒性,把一千条毒虫困在同一器皿之内,让他们自相残杀。

互相蚕食,直止最后一只毒虫为止。那一只集千虫毒素一身的便称之为蛊!

经过训练,蛊能活在人体内,像寄生虫般生存,可是当它听到某个暗号或到了某个时候。便会发作,发狂的咬噬寄生者的肚子,或蛊中有毒,在体内不断散发毒素,到了某个地步才毒发身亡。

林天南虽然不会这些北方异族的奇怪下毒方法。但也知道这种毒通常用来控制别人,一时间也不致命,便心生一计,说道:“姑娘,你可学过武功。”

“小女子刘美美,是跟家娘学过微未轻功,但被林大侠一剑.......”

林天南想起之前心急一剑刺穿美美的右脚,心中一疚,立即便替美美点穴止血。再用家传的金创药为其包扎伤口!

“姑娘抱歉,在下出手不分轻重。”

林天南用剑气划破刘美美的裤管,敷上金创药,包扎好后视线立即避过雪白的肌肤,不敢再看。

“林大侠言重了,小女子不要紧的。”

美美正要起来,却因为脚伤站不稳,靠到林天南的身上........

林天南扶起美美,让她好走路,这时,他才发觉身旁的少女,眼神精灵有致,容貌可爱娇人、滑不熘手的皮肤和小蛮腰,更厉害的。

是那引人唾液的双峰巨乳,尤其是她腿上有伤,走路时拐着摇摇晃晃,引人入胜。

林天南是正人君子,立即别眼不看、不想,只无奈美美的丰乳仍贴着林大侠强横的臂弯,不去想也很难...........

林天南的计划是:让刘美美继续把小月如带到魔寨的会合点,林天南先在此地放一个讯号,原因是在此地的确发现了美美。而美美亦的确受了腿伤,更容易令人信服,林天南紧随刘美美之后,在其暗中保护。

最重要的,是要知道魔寨是不是有秘密通道来往京城两地!

只要知道了,正道联盟便能反明为暗杀其措手不及。

这计划对美美来说是冒险了一点,但美美亦知道只要事成了,自己身上必死之毒便能解。唯有冒险一下...........

在京城中央,一品楼的顶楼!

这里,白天是正道武林会议之地。

而现在,却在上演一幕背德色欲之景........

林夫人花容失色的看着眼前的野兽.........

一头全身赤毛的大狼正死瞪着林夫人,血盆大口流着口水,发出无比腥臭恶味。不知如何再林夫人带到这里,林夫人的嘴被绑了布条,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大赤狼发出低呜,肆意在林夫人身上舔弄。

首先是她那丰满的双乳,赤狼用它粗糙的舌头品尝林夫人的乳头,用尖锐的狼牙轻轻咬那如乳酪的肉团。

赤狼感觉到一双乳房在它口中简直就是融化了一样,林夫人因为痛楚,不断发出“唔唔...嗯嗯....”的呜咽哭声!

令赤狼的野性的征服感更强烈、更兴奋,索性把整个乳房含在口中,虽然因隔着衣服林夫人的双峰并没受伤流血,但那痛楚实在太强烈,林夫人已经哭出来了.......

谁不知赤狼这时更咬得更大力了,因为乳房太大,竟在赤狼口中滑了出来,不服输的赤狼立即咬的更大力,也咬的更深!

此时,赤狼的擎天巨根早迄立起来了,因为痕痒难当,赤狼不断在林夫人身上摆动止痒,林夫人何曾见过动物的大屌,赤狼的肉棒少说也是正常男性的两倍以上,只见它把肉棒在自己私处之上使劲摩擦,就是隔着内裤,林夫人的小花穴也流出淫水来了.........

赤狼见林夫人已有反应,当下更使劲,森森利牙一扯,把林夫人的衣裳扯破,露出一对乳酪般的大奶,这次赤狼直接咬下巨乳,巨乳的脂肪在狼口的狭少的空间只被不断的挤压,巨乳在牙齿和咽喉间的摩擦,令林夫人的乳头更加兴奋,不单站起来,还微微向上翘。

“嗯嗯嗯.......唔唔........”

林夫人就是百般不愿,身体还是老实的,花蕾般的小肉穴淫水流得如洪水泛滥一样,把整条内裤都弄湿了........

赤狼就像懂人性般,转下头来,把林夫人的内裤给叼走,更把绑在夫人口中的布条也扯下,然后转去进攻林夫人的肉穴!

赤狼的舌头虽然粗糙,但十分灵活,轻轻翻开粉红鲜嫩的肉壁,让舌头申长的钻入那洪水泛滥的秘密花园,在那神秘的空间放肆探险!

肉棒在林夫人的面前不断摆动,她虽然万般的不愿,但又不好意思高唿求救,免得被别人看到她现在这个模样,但身体的反应实在太强烈,林夫人的俏面上已泛起了熟透苹果的通红......

随着身体阵阵的快感,林夫人只好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叫声!

而赤狼的舌头一分一分的探入,林夫人的淫水流的更多,赤狼就像是蜜蜂,而林夫人的肉穴就是花圃,情况就像是一头疯狂的蜜蜂独霸着独一无二的一朵美丽鲜花,疯狂的在吸吮花蜜!

直至赤狼品尝够了,便再转身,用那至少有十寸长的肉棒对准林夫人的阴道林夫人的小穴早就湿润透了,但赤狼的肉棒实在太大太大!赤狼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之力才能狠狠的插入林夫人的花蕾!!

一刹那间,赤狼便填满了饥渴的欲穴!

“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呀~~!!!!!!!!”

因为实在是太痛了,林夫人终于也忍不着叫了出来,赤狼把肉棒直接顶到子宫深处,因为太长了,所以即使已经塞满了林夫人狭窄的小穴,赤狼的肉棒其实还没完全进入。

也许是林夫人的阴道太小太窄,赤狼只觉得肉棒被极温柔的肉壁轻巧的挤弄,给它带来强烈的快感,待林夫人的阴道习惯了肉棒的尺寸,肉壁稍为放松之后,赤狼再也忍受不住,开始抽送巨大的肉棒!!

“啊啊!不行.....太大了!不要.....啊啊.........”

林夫人的身体亦随着赤狼的动作摆动,一对美不胜收的巨峰也跟着激烈摇晃,赤狼也张口再次细意品尝巨乳的滋味!

谁知这次赤狼一咬,一股鲜甜的乳汁便从高翘的乳尖射出来!

林夫人诞下月如已经快六年了,连她自己也想不到竟还有奶水,浓烈甜蜜的乳汁流到赤狼的喉咙,赤狼从没尝过这种如玉液琼浆的滋味,当下向另一个乳头噬去。

腰间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林夫人的嫩穴也适应了赤狼的肉棒,淫水流的更多,也开始感受到无比的快感。

“啊啊......不要....好热......好舒服...大力一点!再大力一点!!”

发着违反自己意志的呻吟,林夫人此刻已经沉醉性欲之中,也许是感觉太强烈,除了被吸吮乳汁的乳房,另一边空闲的大奶也在乳尖挤出奶水,像渴求主人也尝尝这边,让这里也能感受那毒药般的刺激!

看到另一边竟也自行挤出奶水,赤狼贪婪地吸吮流出来的鲜嫩乳汁,而前足竟然灵活地用爪子撕破绑着林夫人双手的布带!

林夫人双手重获自由,主动抱着赤狼,跟着节奏摆动纤腰,更把乳汁挤进赤狼的口中,赤狼用舌头舔着林夫人的小嘴,二人像接吻似的纠缠在一起!

“好爽......真好爽,来啊!我的身体好热.......来戳死我吧!狼哥哥,用你的大用棒戳死我呀!!!”

林夫人发觉这赤狼真的很会逗人快乐,光是享受它的舌头就已经滋味无穷,慢慢,接吻已经不能满足双方,赤狼把狼口送到乳沟,继续用舌头摩擦滑熘的肌肤!

林夫人也不闲着,一边用手揉搓自己的巨乳,另一只手握着赤狼的大肉棒,她这才赫然发觉这肉棒之大,自己竟然不能一手掌握。那么粗大的东西却一直在自己最神秘、最私人的阴部冲刺!

已经受不了,随着二人的腰动得愈来愈厉害,突然一阵感觉同时在二人的体内极深处涌现出来!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像疯狂巨浪把二人的意志推向极峰!

林夫人一阵痉挛,身体向后像虾子一样的弯曲,爽得连叫也叫不出来!

赤狼也把肉棒拔出来,向林夫人的乳汁作回礼,一股股温热的精液射到林夫人的面上,林夫人立即张口把精液都接下来,但是因为分量太多,瞬间便填满林夫人的樱桃小嘴,多余的都流在林夫人坚挺的只峰上!

像回应赤狼刚才的举动,林夫人把精液含在口中,只觉得这温暖浓烈的液体在口中散发出来,变成一种甜蜜的毒药,拥有让人恨不得直接吞下去,但放在口里时又舍不得的魔力。

看到赤狼的肉棒还有一点精液流出,林夫人想也不想便含着那刚刚还令她觉得恶心的肉棒!

本来赤狼这么激烈的高潮后,肉棒已经开始软下来,可是一碰到林夫人的小嘴,马上就充满精神,原本林夫人几乎把整条肉棒的一半放在口中,但当肉棒受到刺激,又开始涨大起来,大得滑出林夫人的口,差点被这肉棒哽死.......

“咳咳.......咳咳......好痛苦,狼哥哥你好坏喔!.......咦狼哥哥的肉棒又有精神了,还要来吗”

林夫人已经完全崩溃,沉醉在这超乎人类能想像的快感之中,让她将被赤狼兽奸的耻辱转化成喜悦,让她更强烈感受刚才高潮带来的余韵。

“那么!我的狼哥哥,我们再来好吗”

看到赤狼的巨棒,林夫人再想起刚刚的快感,下体已经自动湿透了,恨不得跟这迷死人的肉棒再战三百回合。

赤狼用行动来表示,把肉棒轻轻迎向林夫人的嘴前,让她张口替赤狼口交,可是它肉棒完全勃起后,大得连龟头也不能探入林夫人的小嘴,林夫人只好用舌头落力的舐舔这等下将会令自己欲仙欲死的肉棒。

“呜呜呜.....嗄嗄.....”

赤狼发出像不满的低鸣,林夫人虽然不知道它想怎样,只好更卖力的替赤狼口交,也努力张开口希望能吞下一小部份。但突然,肉棒离开了林夫人的口,挣开握着肉棒的纤手,赤狼这时候竟转身就走

“狼哥哥!你怎么了别走呀........”

赤狼转头走了,林夫人的小穴还在发痒,那里让赤狼走,立即追上去。

可是因为刚刚阴部被塞的太满和填狼肉棒太粗的关系,林夫人竟然被操得脚软,连站起来也不行...........

走不了,只好用爬的死命爬到赤狼的胯下,更落力的吸吮肉棒。

“狼哥哥,求求你不要走,来!人家会很乖的,来戳人家的小穴........我快受不了。”

说着乞求的说话,

这赤狼实在是有灵性,一听到林夫人的话,便停下来,再把肉棒送到林夫人的小嘴。

但仍发出不满的低声吼叫,林夫人出尽法宝,从龟头舔到阴茎、阴囊,最后把睾丸含到嘴里,嫩滑的双手细致精巧地套弄整根大肉棒,但赤狼仍似不满,林夫人不放弃,突然想起一个方法,这次她把肉棒放到双乳间夹紧,舌头仍刺激着龟头,用圆浑丰硕的双乳替肉棒按摩。

这次做对了,赤狼不但发出一声长啸,更用舌头轻轻舔林夫人的俏脸。

林夫人知道自己这次做对了,便努力的去取悦赤狼,林夫人的乳房本来就很大,诞下月如后因为分泌奶水,更加显得雪白浑圆,现在替赤狼乳交,被肉棒摩得不断挤出乳汁,把大肉棒沾得黏稠稠的,奶汁更源着肉棒重新流到林夫人的小嘴中,更增添了林夫人的乐趣。

经过一连串的刺激,赤狼再次进入高潮,再次把浓烈黏稠的精液在林夫人口中爆发!

赤狼的肉棒本就大得夸张,如果没像林夫人般的巨乳,根本没办法进行乳交,更别说让赤狼达到高潮!

赤狼满足后,又开始服侍林夫人来了,狼嘴再次向早已湿透整个地上的阴户,赤狼再次用高明的技巧刺激林夫人的阴核,那颗敏感的肉粒受到这么巨大的感受,令林夫人整个身体崩紧了一下.......

“人家不行了........狼哥哥的....太厉害了!别再玩弄我了,狼哥哥快插进来吧!!”

赤狼停下手脚,只用狼目瞪着林夫人,似在说:“什么东西插进来”

“用这个......用狼哥哥的........粗大用棒,狠狠的!戳死人家,求求你狼哥哥!!”

红着脸羞愧的说着内心所渴望的话。

赤狼闲言立即把巨大肉棒再次填满林夫人的湿润小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那么粗的东西闯进的神秘空间,还是令林夫人觉得难受!

但很快,这种痛楚也成为另一种不同的快感,让林夫人感受一种全身酥麻的感觉,腰亦开始配合赤狼的抽插摆动。

赤狼也再次把最爱的双乳含在口中,不断的吸吮新鲜甜蜜的奶汁!

就这样,一人一狼疯狂的在互相交合,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做了多少次。

只知道天亮了,阳光从一品楼的窗口照射到他们身上,只见二人身上均布满了不知是谁的精液、淫水和乳汁,双拥而睡...........

二人

没错,林夫人醒了,看到身旁的是人,也吓了一跳。

而在林夫人身边的。的确是个‘人’!

怎可能!

昨天把我奸了的的确是一匹具灵性的赤狼。

怎么在醒后变成人了

难道昨天只是把人看错成狼

当然不可能,人的尺寸根本不能和赤狼的肉棒相提并论。

难道.........昨晚的赤狼就是他

只见他也醒了,坐起身来,望着林夫人、和旭日初升的红日。阳光照到他的面上,林夫人认得这个人.............

“一一.....”

这少年正是刘府的其中一位护卫,名字叫一一,林夫人这几年到京城刘府,几乎都是由他服待自己的。

“说对了,不过.......我也有另一身份。”

一一充满自信的说道,林夫人只觉得他跟平日那位谦虚有礼的小仆完全不一样!浑身都是狂傲的气焰,一字一句的道:

“狂魔七寨武魔龙!!”

武魔龙

原来武魔龙的真正身份.......竟是一头狼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