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底,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我原来在一起上大学的同学

打来的,他已经到了离我住的城市不远的一坐县城里,要我过去看看他。我已经

和他许多年没有见面了,一来我在学校里我和他就是死党,二来我们都是多年没

有见面,三是我已经离开了我多年从事的政府机关的工作,在一个合资企业上班

,经济和时间都比以前较宽裕,所以我不加思索的就答应了。

那天下午我料理了一下事务,坐了半小时的汽车就到了他所住的宾馆,他看

起来还是上学时那样,还是那麽精干和健谈风趣,只是老成了不少。我们在房间

里谈的很多大多是一些毕业后的所见所闻以及其他同学的近况,但更多的谈的是

目前的态势和一些花边新闻,后来他也问我现在在合资企业的事,嘲笑我现在是

赶上了潮流,是什麽事情都经历了的,我一笑了之。

晚上是县里的一个单位宴请我们,在酒席桌上他们都很好客,不断的给我们

敬酒,我们也是盛情难却只好和他们推杯换盏,好在我们配合默契,以致不会失

态,倒是让那些做动的主人喝的分不了东南西北。回到房间已经是快十点了,我

俩都毫无睡意,又在一起聊了起来,但这时候他不经意间都把话题绕到男女之事

上来,我很清楚他心理的想法,但毕竟分别的太久,总是不能那麽直接了当。我

想他毕业后分配在一个研究所里工作,整天都在那离城市较远的地方,整天和那

些老学究们在一起,况且他也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也知道这迷人的花花绿绿的

世界,所以我也不感到突然,但当时我对做招妓的事不是那麽感性趣,一来我在

公司业务的需要见得也不少,也经历了一些,二来在这坐县城里是初来乍到,摸

不请底细,三是我考虑我还想回家了。于是我就总是回避他的话题,后来我就说

这样吧我们去消夜,边吃边聊。

我们来到了夜市,县城的夜市排挡很精致,一个个的小桌边都坐了一对对的

情侣,我们找了一个旁边的座位,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两扎啤酒,外面的凉风吹

来给人清醒的感觉,我们这时都感到没有任何压力和顾虑,所以我们都敢开怀畅

饮,不知不觉中还是夜市的老板催我们了,原来已经是深夜快十二点了,我们买

了单,留下了六个空扎踉踉跄跄的往回走。走在空旷的街道上,夜晚的风是那麽

凉爽,街道是那麽静瑟,路灯昏黄的光将街面的照的惨白,但每一段就有一个美

容店的霓虹灯闪烁着撩人的字眼,我们都好象没有什麽话讲了,就这麽走着,到

底还是他沉不住气了,说我们去按摩一下吧,我虽然没表示同意但双腿已经迈向

美容店里了。

店里的老板娘赶紧迎了上来,一面招唿我们坐下一面喊了两个小姐,可能是

时间太晚了,两个小姐都很疲惫,梦眼朦胧的,我仔细的打量着她们,虽然有点

姿色,但给人没有精神的感觉,况且都不是那麽热情。我就说算了吧,我们要回

去了今天太晚了改天再来,我的同学还没有反映过来我就已经走到街上了,他也

没有办法只好跟着我出来了,看的出他一脸的无奈和失望。我们又漫无头绪的走

着,他突然对我说今天我们无任如何都要玩一下要不然我就空来这里一趟了,也

是白白的喊你来了,看到他那坚决的摸样我也没办法,只好说那就再往前面找一

家美容店吧,刚才的那家我们是不能再回去了,走了一段看到前面有霓虹灯的闪

烁,我们到了一家叫蓝月亮的美容店,我们刚进们就听到里面的嬉笑声,看到我

们近来笑声突然停止了,这是一间不大的店面,外间只有二十来平米,放了一些

洗头用的工具,里间大约有两间隔开的房间,店里的外间只有三个小姐模样的女

子,其中一个就向我们迎来问我们要不要小姐,我知道她就是老板娘了,我的同

学一下就看中了其中的一个小姐,说我就选你了,看到他那样我也没有什麽话可

言,但另外一个小姐我又实在看不上就和他说你玩吧我不玩了我等你,那知道他

很不高兴说你这人是怎麽了,大有要和我翻脸彻底和我一道两断之势,我这时看

了一看老板娘,在和嫩的光缐下,她大约年龄和我差不多,也有三十多了,但她

保养的很好,脸色白嫩,穿一条粉红的长裙,一双眼睛很动人,双眼皮下有一对

清澈的眼睛,腰也不算粗,大约有 1……6 米高,两个乳房在紧身的裙子里突

出来,圆圆的,更可贵的是她给人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外表很贤惠。我就说真

的我不想玩了。

老板娘就说是不是看不上那个小姐,没关系的,我到里间去再叫一个给你,

我说你不要去叫了,让她们睡觉吧。她说那怎麽办呢。我就说除非你陪我我就玩

,她见我这麽一说脸一下就红了,说我又不是小姐,怎麽能陪你呢?见她这样一

说我就往外就走,我的同学也要跟出来但又恋恋不舍,也就和他找的那位小姐说

做做作老板娘的工作,那个小姐就到外面喊我回来说不要走我们商量商量。我又

进了门偷眼看看老板娘那羞愧的样子,我知道她也在徘徊了,也许在动心了,这

期间我的同学和那位小姐赶紧不失时机地游说起来,大约过了十多分锺,见我坐

在沙发上还是那麽坚决,老板娘就说好吧,我今天就算牺牲了和你们走,她要了

我们的房号,就叫我们先走,她要把店里安排一下,关上店门就来。我当然喜不

自禁,和我同学就到了宾馆。我赶紧再开了个房间,就到我同学的房间里等她们

的到来。

估计有大约半小时,我们听到了敲门声我知道他们来了,她换了件外套,可

能是外面凉爽的缘故吧,她穿了件紫红的西服,看得比原来更加贤惠和端庄,我

赶紧拉着她的手说我们到我们的房间去吧。我跟着我到了四楼,进了房间,开着

的空调正好温度适宜,她好象还不太好意思,我赶紧打破了僵局说我是真的不想

玩的,我平时不玩,但今晚看到你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她笑着说我是老板娘又

那麽大了,你会看上我吗,唉,我跟你出来明天小姐们不知道要怎麽说我了,我

就说既然来了就不要想那麽多了,我这个人是一个比较本分的人,我不会爲难你

的,即来之则安之吧,我就叫她脱掉外套,我们去卫生间洗浴一下。见她还是不

好意思我就先把我自己脱光了到卫生间里放水,我听到外面悉悉嗉嗉的声音我知

道她也在脱衣服了,我赶紧叫她也进来,她推开门,我眼光一亮,她赤裸着身体

用一条毛巾放在阴部,她的身材不是很好,已经开始有缀肉了,小腹上有点隆起

,但她的上部是很迷人的特别是一双乳房象小西瓜,圆圆的白白的。

我在浴缸里坐起来拉着她也到里面来,她照着做了,这时我看到了她的整个

阴部,她的阴部很肥厚,只有一小戳阴毛盖在阴蒂上,好象是刻意修剪了似的,

她看到我只顾望着她的阴部就不好意思说我的阴毛就长的那样,她的阴毛的确很

少,就象过去小孩子留在头上的小尾巴,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撮毛是黄红色的

真象熟了的玉米棒头部的玉米须,我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抓那撮毛她也没有反对,

我一面轻轻的理着那撮阴毛,一面用小手指和无名指去逗弄她的两片肥厚的阴裙

,她用手挡了以下说等一等等会我们上床慢慢玩好吗?

「我先给你洗一下」。她用沐浴液打遍了我的全身,对我的下身更加洗的很

仔细,她用一只小手抓着我的阴毛,后来把我的阴茎翻开,我顿时就硬了起来啊

,阴茎涨得老大,龟头象一个红杏子从包皮里冲了出来,她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

,我涨的要命,就说等会吧我来给你洗吧,她说好呀,用小嘴就在我的龟头上舔

了一下,我一激灵时她就擡起了头,笑着望着我,我出了浴缸让她睡在浴缸里我

用沐浴液从她的颈部一直打遍她的身体的每一遍肌肤,她的皮肤相当光滑细腻,

我用两只手放在她硕大的乳房上,她的乳房很柔软,但不是那麽坚挺,两粒乳头

很大象一对小红枣,我用一双手紧紧的搓揉着他你乳房,用两个食指轻轻的揉着

两个乳头,她紧闭着双眼,一副咪咪动人的样子,我又去洗她的阴部,那里由于

阴毛很少,整个阴部一览无馀,我把那一小撮阴毛翻上来用手指轻柔的翻开两片

打阴唇,就看到了那桃园小洞了,那里不知道是沐浴液的缘故还是她的淫水已经

来了反正开始湿润了,手指上的感觉和粘滑,我慢慢地在她的肉洞周围请轻轻按

摩着,这时她的淫水更加多了,手指上已经有不少开始变成乳白的黏液了,她的

下体随着我的手指而轻微的颤动着,嘴里开始发出微微的揣息声,一双美丽的眼

睛闭合起来。

这时我更来了性致,就用另一只手去分开她的两片阴裙,用原来的那只手的

大拇指去找到了那藏在阴裙底下的阴蒂,她的阴蒂很大也很长,肥肥的,粉红色

,我在上面滑动着手指,她的下体颤动得更厉害了,把浴缸里的水都带动得起伏

起来了,我不得不用另外一只手整个去将她的阴蒂从两片阴裙里扒开使得能整个

完整的显露出来,我用另外一只手的食指在从阴蒂里挤出的阴核上轻微的按摩着

,她的身体更加剧烈的颤动着,气喘的更粗了,我继续在那里按抚着,她的头在

浴缸的弊沿摇来摇去,鼻孔里不时发出恩、恩的声音,我知道她快要来高潮了,

我就喜欢看女人性高潮那种满足的样子,我加紧了按摩的频率,阴核上的淫水被

手指带动的成了一条水缐,那米粒样的阴核由粉红变成鲜红的了,她的阴埠有节

律的和我的手指配合的动着,嘴里发出啊、啊、啊的叫声,叫声越来越大,突然

她擡起身来用一双手把我搂抱着,用嘴紧紧亲着我的嘴,一条灵巧的舌头在我的

嘴里扰动着,我不的不分出一只手来搂着她的后背,让她的两只乳房紧紧的铁紧

我的胸膛,我们就这样的亲吻着,沉浸在无边的快乐中。

我的那只手一直也没有停止动做,只是感觉我按摩达到的越快她亲吻的力量

上要大,好象要把我的整个舌头吞下去。 我们就这样亲吻了一会,我慢慢的扶

她起来走出了浴缸,她看到我站起来时因阴茎昂首挺力的样子,就用手在我的阴

茎上摸了一下,我一下来了精神,说:「你享受了一下也要让我来快乐一下了」

。于是我微微的分开双腿,让她的阴埠对者我高昂的阴茎,她也蹬了下来就着我

的大阴茎,我感觉到我的阴茎头部在她的阴埠上,她微微的动了以下身体,配合

着我的动作我的阴茎就进入了她的阴道了,好在她那阴道里早已就是淫水泛漤,

所以那里面非常润滑啊,我蹲着身体翘着屁股向上抽插着,但由于卫生间里太小

她要用手找个支撑点来迎合着我的抽插,所以我说我们到床上去吧,她恩了一声

,我就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我的鸡吧,用毛巾擦了一下就搂着她出来了。

我们走到了外间,由于我们在卫生间里的相互爱抚和充足的做爱的前奏,早

就全身发热,而外间由于空调一直开着所以感觉很冷,她一出来就跑到床上去用

一条毛巾被盖住了身体,我打开电视,关掉大灯,只留了窗头灯,我倒了一杯水

问她,她在床上擡起头喝下了,然后用一双诱人的眼色望着我。我领会了她的意

思,就把她朝床里面挤一挤侧身睡在她身边,他见我上床了就把整个身子向我贴

来,我高枕着头让她睡在我的臂湾里,她用手抱着我,我轻轻推开她的上身,让

她向上仰躺着,我好腾出手来抚摩她的两个乳房。

她的乳房还是那麽柔软,柔若无骨,弹性十足,我爱不释手的抚摩着,按按

这个摸摸那个,一会那两个小兔般的乳房就开始布了红晕,我又用手指拨弄那两

个乳头,轻轻的微微的,一会儿她的乳头就慢慢在我的手指下变得挺立起来,我

也只得象她套弄我的阴茎一样用两个指头去套弄她的挺立了的乳头了,我慢慢的

滑下身体用舌尖代替我的手,用舌尖挑逗着那对已经象红枣一样的乳头,歇出的

手向下移动,摸着她的小腹,睡下时她的小腹已经不象原来那样有缀肉了,很平

整,摸着的感觉也是很柔软,我的手又慢慢向下去,去找那我早就神往的桃圆蜜

洞,首先还是摸着那一戳阴毛我细心的捋了捋,然后就向下去,她的阴埠已经春

水荡漾了,两片肥厚的阴唇上都有爱液了,我分开阴唇摸着了她的阴道口,那里

热性十足,能感受到涓涓淫水向外分泌,我就这样用食指在她的外阴里抚摩着。

从她的阴道口的最底下经过阴道口一直向上摸到阴蒂和阴核,一直就这样上下不

停的摸着,顺着阴道口分泌的爱液粘满了我的食指,使得我的食指很从容地在她

的阴门上摸来捻去,一会儿压压阴道口,一会儿挤挤阴蒂,一会儿摸摸阴核,我

感觉到她的整个阴埠都湿漉漉的,有一股湿热的水蒸气升腾起来,随着我的抚摩

,她的阴埠也配合着我的手指动作起来,腰部不停的扭来扭去,嘴里也不知觉的

发出恩恩的声音,鼻孔里发出急促的唿吸声。

她从底下抽出了一只手,紧握着我硬得象铁棒一样的阴茎,并上下套弄着,

使我的龟头在包皮里翻出翻进,我刺激的要命,这时她把我的阴茎向她的身体拉

了拉,我知道她已经要我的阴茎来充实她那已经奇痒难耐的阴道了。我爬起身,

伏在她的身体上,微微弓起屁股她适时的张开双腿也移了移她的阴埠,我的大阴

茎就顺滑的滑到她的阴道里了,我放在她的阴道里后就将整个上体伏在她的上身

,让我的胸膛去挤压着她那一对乳房,两手反抄在她的后背让她的上身紧紧的贴

者我,我们的嘴又亲吻在一起,我用膝盖顶着床埝使身体向前推动,不是那麽的

激烈,但她的小嘴里是我舌尖的跳动,她的乳房被我的胸部挤压感到如伏锦上,

我的阴茎在她的蜜洞里来回出入,就这样我们不仅不慢的搞了十分锺左右,她的

淫水一下子多了起来,我感到我的阴茎整个的在一片泥塘里一样,好象我的整个

的阴毛的布满了淫水,她的阴道扩张的很大,两腿不由自主的向她的上身转缩,

鼻孔里发出恩恩呀呀的叫声。

我松开了我的嘴,用双手支撑着我的上身,然后适时的抓着她的丰满的腰,

双腿向前跪着顶着她的两腿,使她的腿最大限度的张开,是阴道最大限度的松开

,我用膝盖和腰部撑着我的臀部向前挺进,又用两手向下拉着她的腰让她的阴埠

紧紧的顶着我的阴茎的冲闯,我来回抽插了一千多下,她的淫水布满了我两结合

的部位,我低着头看到她的阴唇随着我激烈的抽插而翻动,使粉红的阴蒂和阴道

忽隐忽现,我抽出的阴茎的外壁布满了她的乳白色的分泌,随着我的抽插都集中

到了我的阴茎的根部,她在我的底下不停的扭着腰,让阴埠向上顶着 ,迎合着

我的冲撞,她的乳房上的红晕成块的显露出来,头不停的向左右摆动,阴埠迎着

我的阴茎起伏着,我们结合的地方发出啪啪的声响,她不知觉的叫出啊啊的声音

,又低声叫着快、快,我加快了抽插的动作,把阴茎抽到她的阴道口才一插到底

,抽也抽到我的龟头只让她的两片大阴唇包裹的位置,插就插到她的阴道的底部

,都能感到她子宫的位置,她嘴里的叫声更大了,整个腰向上顶着,我一阵勐插

,他的阴道里开始有有节律的收缩,阴道壁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好象怕我的阴

茎离开了她的身体,我一下也兴奋到了极点,阴茎一阵跳动,磙烫的精液洒在她

的阴道深处,随着我的喷发她的阴道壁也颤抖着、抽畜着,我伏下身来,她则紧

紧的搂抱着我把舌头又伸到我的嘴里。

我们吻了一会,我问她刚才快乐吗,她说:「好快活,我好久没有那麽快活

了,你真能搞,我的底下已经有半年没有和人作爱了,现在已经都有点疼了。」

我笑了笑,说:「这还不是我的全部的本领,我刚才只是看到你来了高潮我只是

陪着你一起完结罢了。」她说:「你真行,我要是你太太就好了,」我微微一笑

,让我已经快要松软的阴茎离开了她的阴道,她伸出手按住了阴门,我赶紧来到

卫生间拿了一条毛巾给她,我们都洗浴了一下,回到了床上,继续聊着。

她原来是在一个闭塞的农村长大的,今年三十五了,这里的人都叫她梅姐,

二十岁时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十岁的沿海城市的男人,那男人有点残疾,给他生了

一个小孩后,那男人就对她不好,经常打骂她,对她也十分的吝啬,而且那残疾

男人还在外面乱搞女人,所以那个家她很少回去,只是想小孩的时候就回去一趟

,今年还是春节出来的,好在她的老家离这里不是很远,有空也去去老家。这个

店是她今年初才开的,生意很不好做,做这个生意很难,红黑都要熟,好在她老

家来了几个姐妹来帮帮她,所以才做到今天。我就对她说:「你能做到这样已经

很不容易了,在一个生地方一个懦弱女子能独挡一面,要撑起这麽一个店面,结

交各式各样的人已经很不简单了。她说:」又有什麽办法呢?我不能靠他养我,

我就只好靠自己了,虽然也不少人也打我的主意,但好在我底下有一些小姐,到

了关键时候我就只好叫她们来顶替我了,现在的男人哪个不好色,只要有个那个

洞他们谁不搞,他们还跟你讲什麽感情,只要有女色个和金钱就行了。「我说:

」也是。「她又说:」今天我看到你,我就有好感,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就那

麽就跟你来了,原来听到那些小姐们在店里说什麽样的男人什麽样的作爱等等,

有时侯讲得我也心猿意马的,也想和人做,但在这里我要是和本地方的那一个人

做那事,一来会得罪一些人,二来经常在一起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三是也不能

对店里的人交代,四是会有一些人还以爲你梅姐是那麽一个人,既然人家能和你

我们也能和你,那就麻烦了,我这个店面也不要开了。今天我一看你就不是本地

人而且我看到你就有好感,所以就跟你来了,现在看来你还真的不错。「我打趣

说:」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很坏的,你今天把我弄的快活,我以后会经常来找

你的。「她说:」才不呢?你和我作爱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你是那麽仔

细你服侍我,那麽有耐心,又不强迫我做什麽。我相信的的,你也不会经常跑来

找我的。「说话的时候我看出她也是一脸的真诚,估猜她也不会说假话。于是我

把她搂抱的更紧些,她的身体已有些凉意。

我就起身从另一张床上再拿来一个毛巾被盖在她的身上。绝大多数时间他都

说的是她自己。很少问到我的情况,只是打趣说我的哪个同学很好色,一看就知

道是个色鬼,并风趣地说今天晚上来的哪个小姐现在可能吃尽了苦头,可能他们

现在都做了几次了。我说那好呀,我们再来呀。她笑了笑。我起身坐了起来,到

了一杯水,坐在床头看着她,她侧过身望着我,说你不冷吗,不要冻着了。我就

说我就喜欢这麽看着你,她说我有什麽好看的,比我好看的小姐多的是,哪天我

介绍几个给你。我半开玩笑的说好呀。她笑着不出声,过了一会才说你们男人都

是色鬼。我说那能呢只要你在,我是不会乱来的,除了我老婆就是你了。她就问

你老婆怎样,我说我老婆很贤惠,我们的感情很好,性生活也很和谐。我以爲她

听了要生气,那知道她却说,做你的太太真幸福。我赶紧说你不要想那麽多了,

你盖好睡吧,现在已经不早了,不要冻了,关键是身体要好。她反问你不睡吗,

我说抽根烟,我看着你睡,她笑了一下就闭着眼睛。我抽完烟,她突然睁开眼睛

说你快上床,不然感冒了明天回去要挨骂的。我上了床她赶紧把整个身体贴者我

说:」你不来我睡不着「。

她用两个乳房和温暖的阴部贴者我的肉体,我们有搂抱在一起,她的身体已

经很暖和了,我们不停的亲吻着,身体不停的碾压着摩擦着,我的阴茎又开始硬

了,她感觉到后就用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并用劲捏了捏,说:」你的弟弟又要搞了

,你真行。「我也用手伸到她的阴埠,用指头在阴沟里抠着,那里好象比较干涩

,我就慢慢的按摩着,她说不要紧的,不要摸了你放进来吧,我说你那里没多少

水,我怕放进去你不快活,她却说:」没事的,你放进来就好了。「我就移动了

身体爬在她的腹部,我的阴茎昂着,在她的阴埠上寻找那温湿的小洞,我也感觉

到龟头上的干涩,她用一只手牵引着我的阴茎,我顶了顶阴茎进去了一半,我又

用了一下力就整个都进去了。

她的阴道的后面则很温和,湿漉漉的,我抽插了几下那里面就全部润滑起来

,我伏下身就那麽悠闲的动着下体,她好象也不是那麽着急,睁开眼望着我说,

就这样,你放在里面我们说说话,这样我们带说带动的有十多分锺,我的阴茎就

有那种真实刺激的感觉了,我不得不停止了动作,我不想那麽快的完结,我坐起

上身,看看我们结合的地方,她的阴埠被我的阴茎插入的样子很滑稽,象在一个

刚出笼的大包子上插上一条胡萝卜,和我我阴茎接触的部位整个凹陷下去,我用

手把她的阴埠腹部推了推,她的阴唇就翻开来,看到红红的一块肉,我用另一只

手指轻轻的挤压着她的阴蒂,按抚着她的阴核,她用手抓着我的大腿,我就动了

两下,而手却向上推着她的阴埠,不让她的阴蒂随我的阴茎带入阴道里,随着对

阴核的按摩她的阴道开始了有节律的收缩,刚开始是一两下且间隔较长,后来就

是连着抽畜着,我吸了一口气,镇定下来,忍着不让阴茎喷发,她开始了抖动,

整个腹部在我的阴茎的跟部作者上下左右的摆动,我只是使劲的向前挺着阴茎,

好让阴茎能顶着她的阴道的底部,她向上挺着腹部,屁股不时的离开床埝,嘴里

发出啊啊的叫声,我的手还是在她的阴核上按者,有时挡住了她向上挺立的小腹

,碍着她的阴道和我阴茎的接触,她将我的手移开,我便将我的身体支撑在她的

身体上,以最快的速度在她的阴道里冲闯。

她的淫水包裹着我的阴茎带动的淫水在她的阴道里发出渍渍的声音,她的呻

吟声越来越大,我的动作越来越快,每下都能插到她的阴道底部,她用双手抱着

她向上弯曲的大腿,整个屁股都离开了床埝,阴部对着我阴茎抽动的方向,让阴

道尽情的张开,好让我的阴茎尽情的抽插,她的呻吟声变成了叫喊声,啊,好,

快快,我使劲的抽插,她啊啊的叫着,我还是忍着不让我射精,叫了好一会她的

喊声又变成了呻吟,她的淫水哦顺着我的阴茎根流到我的两个睾丸上,阴袋全湿

了,我知道她已经到了高潮,现在在回味着,我有放慢了动作,两个睾丸一下下

的击打在她的肛门处,她的淫水由阴道顺着向下淌着,淹没肛门流到床单上,她

还在恩恩的哼着,我伏下身吻着她,她赶紧和我亲吻着。

过了一会她说,刚才真快活,我都要死了,那时我都不是我自己了,搞逼怎

麽那麽快活,以前从来都没有今天这样,你太能搞了,到现在你的几吧还是硬的

也没有出来。我说你不要说的那麽难听,我没出来是我想还要让你快活一次。」

她说:「本来就是吗,有什麽难听的,我这就是逼,喜欢要你的几吧搞的逼,又

没有人听到,你还怕丑吗?你累了吧,把几吧放在我的逼里伏在我身上睡会,等

会我来搞。」我疲惫的伏下来,她用两手抱着我的腰,用两个指头在我的腰上挤

压着,已经酸疼的腰陡然轻松了不少,按了好一会,她突然说你下来吧让我来搞

,我一翻身我们就换了一个体位,她动了一下阴部,阴茎就十分恰当的贴在他的

阴道里了,我向上望着,她的上身正对着我,两个乳房向下挂者,腰部的肉挤在

一起,我用手去按摩她的乳房,她说你不要动要不然我动不起来了,我就停下来

闭着眼享受着她的动作,刚开始她还是慢慢的向下,我感觉到我的阴茎从龟头慢

慢向下被她的阴道裹着一直裹到跟部,我眯眼望她,她蹲着身体,两手抱在膝盖

上让屁股向下闯着,我也不时的巧着屁股迎着她下来的阴部。